X 注冊生物鏈會員

掃描二維碼關注生物鏈
在第10個“世界自閉癥日”對話神經科學家仇子龍
來源:中國科技網   發布者:左麗媛   日期:2017-04-05   今日/總瀏覽:1/1758

南南(化名)十四五歲,是小區里的“名人”,不論春夏秋冬,他兀自繞最大半徑“巡視”。手掌大的三線品牌平板電腦中,反復放著一部警察題材的電視劇,他把臺詞倒背如流,語氣惟妙惟肖,但與老的、少的鄰居聊兩句時,眼神僵直、笑容僵硬、答案僵化,分手時,瞬間回到電視劇情境中。

有人說,南南可能有點智障,實際上,他是典型的自閉癥患兒。他不知道,每年的4月2日是“世界提高自閉癥意識日”(簡稱“世界自閉癥日”),聯合國每年呼吁關注全球4000萬自閉癥群體,他們仿佛只活在自己的世界中,不愿與別人交流,成為“星星的孩子”。

神經科學家仇子龍接觸了很多這樣的小孩,他帶領的中科院上海神經科學研究所科研團隊,專門研究自閉癥的發病機理,特別是探究遺傳基因對發病的作用。

自閉癥從科學上究竟怎么定義?國際上對自閉癥的研究從哪些方面入手?社會應該如何接受并包容他們?在第10個“世界自閉癥日”到來前夕,仇子龍作為“構建出世界上第一個非人靈長類自閉癥模型”研究組的組長,與科技日報記者做了一番深入淺出的交流。

無特效藥且干預有限

自閉癥又稱為孤獨癥,是一種發育障礙類疾病,核心癥狀可以表現為社交障礙、溝通困難和重復,刻板行為。仇子龍舉例,“自閉癥患兒總是重復同樣的行為,如繞著屋子跑圈,或者蜷縮在墻角玩手指”。

正如鄰居們所知,南南的父母沒辦法把他一直拴在家里,要請人專門在家看護,按季節給他添減衣物,給他做飯,其他時間,則陪著他任其“肆意”游蕩。

“不容樂觀的是,目前仍沒有特效藥物治療,干預方法也十分有限。”仇子龍對此表示很遺憾,“這也是我們做基礎研究的重大社會意義所在。早一日搞清楚發病機理,比如某個或某些基因突變高概率引發自閉癥,我們就可以有靶子可打了”。

建立猴子自閉癥動物模型

仇子龍團隊在幾代食蟹猴(獼猴的一種)中,建立了具有遺傳關系的自閉癥動物模型。初步的結果非常令人振奮——團隊發現,遺傳了MeCP2基因突變的猴子,與上一代一樣表現出刻板行為和社交障礙。

為什么在猴子身上做實驗?仇子龍說,在大腦研究領域,傳統的小鼠模型失去優勢,因為很難將之與人腦相比較。“患兒是小朋友,天性所致,他們很難配合科研人員進行磁共振腦成像。因此,用猴子作為動物模型的優勢就顯現出來。”

我國以非人靈長類動物做疾病研究模型,雖然才5—10年的時間,但已直接步入世界先列。仇子龍團隊的成果,為深入研究自閉癥的病理與探索可能的治療干預方法做出了重要貢獻,相關成果發布在2016年2月的《自然》雜志上,今年2月入選科技部發布的“2016年度中國十大科技進展”。

科學助患者獲得“存在感”

今年2月,美國北卡羅萊納州大學精神病科學家團隊,利用先進的算法,將預測2歲以下兒童患病風險的準確率提高到88%,對疾病診斷有較大幫助。

20世紀以來,美國、歐盟、日本重金注入“腦科學計劃”,發育期自閉癥與成年期抑郁癥以及老年期退行性腦疾病一起,成為腦疾病研究的重中之重。

上海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蒲慕明在接受《新科學家》媒體采訪時曾展望:“10年后,希望能找到幾種重要腦部疾病(包括自閉癥在內)的早期標記,能對表現出早期跡象的病人試用各種干預手段;20年后,人類疾病的嚙齒類模型所能提供的有用信息將趨于枯竭,到那時,中國對靈長類研究的投入將會產生真正的貢獻和價值;30年后,我們應該有精確有效的技術可以刺激、修改腦部活動,從而達到治病的目的。”

每顆“星星”都有權利發光

今年“世界自閉癥日”主題是“實現自主和自決權”。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說:“讓我們行動起來,改變對自閉癥患者的態度,承認他們的公民權利。自閉癥患者有權作出按照個人意愿和喜好生活的決定。”

仇子龍在撰寫的《自閉癥的前世今生》一書中寫道,自閉癥兒童中的少數人,具有機械記憶力超強、對數學和音樂有特殊才能,“他們在某些特殊領域擁有常人不可比擬的天賦,雖然與凡人有異,但這正是人類多樣性存在的完美注腳”。

仇子龍團隊不僅做基礎研究,還積極參與到上海復旦兒科醫院等治療康復機構的臨床工作中,也經常參與科學普及活動。他說,除了缺少有資質的兒童自閉癥診斷醫生,更重要的是,“對患兒家庭和接收學校的國家及社會資助微乎其微,其實,只要稍微加大對學校和家庭的教育扶持,因材施教耐心發掘閃光點,他們也能有機會為社會貢獻獨特的才智”。

看起來舉止怪異的南南其實天賦異稟,他是小區內有名的“象棋大師”,能背棋譜的他,可以在夏天蚊子橫行的路燈下,一人對抗眾多棋手,常常獨孤求敗。這是唯一能讓他停下腳步的事兒。


相關新聞
河北快3走势图基本图